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偷来的幸福  

2014-05-14 11:00:1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班回家,在公交车上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转头一看,是小英。多年不见,小英头发花白了不少,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依旧婉转灵动。小英是我姨妈的小姐妹,姨妈三月里刚做过六十大寿,想来小英今年也是花甲之年了。但平心而论,小英并不老,体态白皙而丰腴,一张团圆如满月一般的脸上,是一双顾盼生姿的大眼睛,小英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美貌而活泼的女子。
      小英是家中的独女,父亲早逝,和一个寡母相依为命。也许是缺少管教,小英的性格很是大胆出格,行为处事都与一般的姑娘不一样。那时候我母亲、姨妈还有小英都在镇上的绣花厂上班。女人多的地方总是故事多,据说有一次工作间隙,闻到隔壁馒头店里飘来的阵阵生煎馒头香味,小英咽着唾沫说,自己一口气吃得下30个生煎馒头。有好事者与其打赌,买了来给她吃,结果小英无论如何努力,也只吃下27个半。最后生煎馒头要自己买单,还落下了一个“十三点”的美名。小英年轻时候诸如此类的插曲层出不穷,但是最惊天动地的,是她的恋爱。
     绣花厂隔壁有个剃头铺子,小英不知怎么的,就和剃头师傅对上了眼,可那剃头师傅是有老婆孩子的,老婆本分贤惠,一双儿女乖巧懂事,这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因为小英的介入而变得鸡飞狗跳。三十多年前的江南小镇,正当的谈恋爱都是青年们很隐秘的事情,何况小英这种有伤风化的婚外情。为了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小英和剃头师傅走遍了周边的河滩、田野、树林。于是关于小英的风流韵事层出不穷,诸如捉田鸡的人手电筒晃到了搂抱在一起的一对男女,赶夜路的在坟堆旁看到两个赤裸着抱在一起的“活鬼”……最惊悚的故事是戳甲鱼的人一鱼叉叉到了白花花的屁股。
        其实一开始镇上有很多优秀出众的年轻男子看中了小英,可是每次有人来提亲,小英总会和剃头师傅去商量,商量的结果,剃头师傅总会找出不相配的理由来,最经典的是有一个青年人很瘦小,剃头师傅说,你这么胖,这个人那么瘦,你们要是结了婚,就好比一只蚊子叮在一只蹄髈上。最后小英和剃头师傅的故事渐渐传开去,镇上的男人就集体绝了对小英的念想。
      一来二去,小英年纪渐渐大了,小英也就对别的男人绝了念想,一门心思都在剃头师傅身上,就想着嫁给他。这剃头师傅也对小英动了真心,要和老婆离婚了和小英结婚,可是传统本分的老婆怎么也不同意。打、骂都不奏效之后,这剃头师傅就开始在家里恶搞,把老婆的衣服都用剪刀剪碎,把老婆做好的饭菜弄脏,作天作地,最终让老婆忍无可忍,只得离婚。
      离婚之后,这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小英还生了一个儿子,虽然日子穷苦点,但总算是得偿夙愿,心里是美的。几年之后,剃头师傅的老婆也经好心人的介绍,另外嫁了一个丧偶的男子。一对怨偶从此离散,各自重新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如果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倒也算是两全其美。只是,就如烂熟的连续剧中最普通的桥段一样,小三和狐狸精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
      小英的好日子只有不到十年,有一天,剃头师傅吃过晚饭后突发脑溢血,毫无症状,一下子就去了。那一年,他们的儿子才五六岁。剃头师傅的丧礼上,亲戚们去劝说大儿子来奔丧,那已经成年的儿子沉默不语,但坚决不肯到场。大家都说,这儿子做得对,又说,小英这种抢别人男人的女人,怎么会有好下场,老天爷罚她抢了个寡妇当。
       小英从此一直一个人过,四处打零工拉扯着儿子,日子过得无比清苦,好在有个老娘帮着料理家务,退休金贴补家用,日子也行云流水过下来了。
       在公交车上,小英告诉我,她每天早出晚归,白天到儿子家带小孩,晚上回家照顾老母亲。儿子已经成家,今年刚给她添了个孙子。我夸她好福气,小英说,我还有啥个福气,你的姨妈福气才叫好呢!我微笑不语,因为实在无法回答。其实,一个人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真的都是自己选择的。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