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工厂纪事之——电焊工(上)  

2011-12-12 15:45:0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家人的翘首盼望中,那一年的分配名额终于下来了,果然,又是满纸的盛泽、吴江两地的丝织厂。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年本地最大的一家工厂有4个招工的名额。工种为:电焊工、车床工。不正之风是历来有之的,这区区4个名额自然早已被全镇的人觊觎。我不知道我的父母用了什么手段,花费了多少银两,反正,最后我得以挤进这四分之一。

   其实我并不念父母的情。说来很是悲哀,我至今都从未有过在外地独自求学、生活的经历。离开家独自生活,虽然苦点,可那种没有父母管束的生活就是让我向往不已。原以为可以借着工作离开家,可转了一圈,孙猴子还是没能逃得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工作分配之后,我们家里的人都是欢天喜地,唯独我倒像是局外人一样,神情抑郁。我已经清楚地知道,我这一生,都将在这个小镇上终老,在这里恋爱、结婚、生子、衰老、直到死亡,一生一世,再也不会离开这个小镇。想到这里,我真是万念俱灰。一个人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能看得到自己七八十岁的样子,这人生还有啥盼头?

   12月1日还是5日是我上班的日子,具体哪一年却不记得了,总是91或者92年吧,我对数字总是如此白痴。做的是电焊工,父母安慰我说,只要进去了就好,工种是可以换的。 我们的厂区实在巨大,当时在小镇上是首屈一指的大厂了。镇上有很多人家,一家人都在厂里上班,父母、兄弟、姐妹、夫妻,结个罗多一连串。我们家对门的邻居阿姨就在这厂里做,第一天上班,我母亲就和人家说好,要她对我多关照点,还要我上下班都和她一起走。我一听心里就反感,我自认为我已经是个大人了,母亲怎么还把我当个孩子,出来进去都要个大人带着。我气鼓鼓地一溜烟就走掉了。

   厂里都是熟人,第一天上班就毫无生疏感,没过几天,就如鱼得水,和同事们相处甚欢了。很奇怪,虽然我也是做过两家工厂,也算是老工人了,可只有到了这里,心理上才觉得自在安稳了,因为以前那些工作里都是做临时工,只有到了这里,我才是一个正式的工人,花名册上赫然在册有我的名字,厂里发什么福利搞什么活动,都少不了咱这个学徒工一份,这才是工人阶级当家做主人的感觉那!临时工和正式工同工不同酬,这也是中国特色,是无论如何改革都改不了的一朵奇葩。

   上班第一天,发了一套行头,白帆布的工作服,翻毛皮老K皮鞋,那工作服松松垮垮,奇大无比,皮鞋我领了最小号,穿起来还是不跟脚,走路总是拖着脚,再加上衣服不合身,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副拖拖拉拉的样子。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工人叔叔们总是一副拖拖拉拉爱理不理的神情,原来奥秘就在这身工作服上, 一穿上身,顿时如有了魔力,那种工人阶级拖拉颓废的感觉全部来了。我为此兴奋不已,这,才像个工人么!

   不过我还是为此悲哀,十七八岁,正是一个女孩子最爱美的年龄,这样一身看不出身材,辨不出性别的工作服彻底让我失望了。记得工作没多久,我最要好的女同学从盛泽回来到厂里找我玩。我明明在车间里看到她的身影,也听到工友们大呼小叫地叫我的名字,却愣是不敢走出去,远远地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我们的车间大到一眼望不到边,又全是钢铁器材,还四通八达,别说躲一个人,就是躲一百个人都没问题。

    同学走后,我到底还是乘着一个星期天,把那身松垮的工作服给改了一下, 尤其重点把肥大的裤子改成了包屁股的样子。我的师傅一看就说,你穿这个裤子怎么蹲下来干活呢?我对她挤挤眼睛说:师傅你放心,我不会一直做电焊工的。我的师傅是个20多岁的大姑娘,年纪不大,可是手艺却很好,每个月都拿最高的奖金。可师傅是个乡下妹子,干得再好也是个临时工。师傅也知道我不会正经一辈子当个电焊工的,所以也并不强求我学手艺,只是让我做点领电焊条,敲打焊渣之类的零散小活,偶尔问我:要不要来试试?

    我心情好的时候,会蹲下来扎几枪。电焊风焊的,都会摆弄几下。干这个活关键是要心细,还有一点最重要,就是腿工要好,电焊工都是蹲着的活儿,那些老师傅常常一蹲就是半天,我不行,蹲不了半个钟头就腿脚发麻眼冒金星。电焊的时候火星四溅,所以一定得穿工作服工作鞋,就这样保护,还往往有火星会钻到鞋子里,把袜子烫出一个个的小洞来。

    比较起来,我喜欢风割,用氧气枪把铁板割断,照画好的标记割出一个个想要的口子来。这个不比电焊,一点蹲下去开工之后就不能动了,一把风枪牢牢贴在右侧腿部,用身体的轻微移动来控制枪口的火势,稍微动作晃动大一点,这块料就废了。我刚开始不懂,为师傅为啥风枪一定要放在右侧,不能放在左侧?师傅说风枪是跟着人动的,然后从右往左开始割的。我现在想想还是不信这个邪,难道就不能从左往右开始割?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