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工厂纪事之——等分配  

2011-12-10 22:14: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一年多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但我的工作却还迟迟未定。眼看着同学们都找到了工作,一个个奔赴新的工作单位,身边连个玩伴都没有了,我顿时心情有些沮丧了起来。

   我现在讲起我们那时候,城镇户口的孩子只要初中一毕业就会由国家统一安排工作,从此生老病死,都会有单位负责到底,年轻的一代总会扑棱着两只眼睛不解地看着我,看久了,那眼中就会冒出火来!奶奶的,现在连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可那时候,只要是个人,哪怕是痴呆的,残疾的,都会有一份工作在等着你去做!这一点,就像是大清朝的旗人,一生下来就有一份铁杆庄稼养着他一样!

   记得我外婆家的隔壁邻居,一个叫腊四的小伙子,从小脑子就有毛病的,就分配在镇上的起重机械厂当翻砂工。翻砂工其实是很危险的工作,而腊四实在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后来就办了病退在家休养,但人家好歹也是有单位的人,按月领工资,看病吃药都有单位报销。还有隔条街的哑巴,每天一大早就端坐在大饼店的大油锅后面拨油条。谁要想插个队啥的,哑巴瞪着眼睛用手里的大筷子指着那人嘴里哇啦哇啦一通喊,那插队者就乖乖地站到队伍后面去了。还有对河的昌宝,走路跛脚不算,还是个精神病人,可人家在鞋厂里当学徒,也正经算是学了一门手艺,年底找昌宝上棉鞋的婆婆妈妈特别多,都说别看昌宝脑子有毛病,这上出来的鞋子却特别周正。

   所以那时候我们镇上的孩子读书都不怎么用功,反正大家都知道只要初中一毕业,就会有一份工作等着自己去赚钱。父母对孩子们的学习也不怎么上心,也都知道无论这孩子是傻是残废,他以后反正都可以有一份工资养活自己。班上学习认真的,读书刻苦的,统统都是农村学生。那时候流行一句话叫作:书包翻身。一旦考上个中专,户口就可以从农村转出来了,这是农村孩子的一条最好的出路。所以那时候的中专分数线比高中还高,农村学生统统舍弃高中而选择中专。因为相比考大学而言,比较考中专要靠谱得多。我们镇上的中学,一年顶多就出一二个大学生。

   我们这里是丝绸重镇,自古就出产丝绸。到了我毕业的这几年,盛泽、吴江两地的丝织企业异军突起,需要大量的工人来参与生产建设,那时候好像没有劳务输出的,不像现在的打工者,天南海北到处跑。于是每年,各个镇上的学生一茬茬毕业了,统统分配到吴江、盛泽两地的丝织厂上班。男孩子做保全工,女孩子是挡车工,很少有几个能够留在镇上的企业上班。大家都知道三班倒的工人是很辛苦的,都想留在镇上有限的几个工厂上班,于是就今天拖明年,期待明年镇上有更好的工作岗位。但这样一年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每年镇上都有学生毕业,人越来越多,而工作岗位却越来越少。

   父母自然是舍不得我去丝织厂的,而我自己倒是无所谓,眼看着那些要好的同学一个个都走了,心里十分失落,就像是孤雁落了单一样。去外地上班了的同学回家休假,不说工作如何苦,总是说起单位如何如何地好。那时候的企业的确办得很好,厂里就像是一个小社会,一应设施全部配备齐全,对职工也很关心,年轻人么,工作上的辛劳根本不以为苦,而生活上的关心,以及离开父母束缚的轻松,还有年轻人一起集体生活的愉快才是让他们最欢欣鼓舞的事情。因此每次他们回来休假,和我说起厂里种种乐趣,总是让我心向往之。末了,他们还总是蛊惑我,叫我早日去和他们团聚。

   我已经做好了去丝织厂上班的打算,但举棋不定的是,到底去吴江还是去盛泽,两地都有大批要好的同学,去哪里都会立即汇入革命队伍的洪流之中。权衡之下各有利弊。吴江是政府所在,离家近。但盛泽企业更多,选择余地更大。我试探着对我妈说,妈,如果我去丝织厂上班,是去盛泽还是去吴江?我妈说,那还是吴江,吴江近点。我妈一说,我就认为她是同意我去吴江上班了。立即拿了户口本到劳动服务公司报名,说我要去吴江的丝织厂上班。

   劳动服务公司的人也嫌我们这帮人烦死了,最好我们一个个都早点去上班,于是立即就给我办好了手续,我还记得我挑的单位是“晋吴毛纺厂”,记得还有一家叫做“辽吴化纤厂”的,我一时之间搞不清两个厂的区别,人家就对我说,你要去吴江还是盛泽?吴江就是前面这家厂,盛泽就是后面这家厂。随着我手指一点,我一辈子的工作问题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本来以为铁板钉钉的事情,谁知我到家一宣布,我外婆、我姨妈顿时先翻脸不干了,我外婆用手指点着我的脑袋说:你发昏了?你从来没有离开过家的,你去丝织厂上班不要苦死啊!我姨妈白着眼睛对我说:多吃夜班饭,少吃年夜饭,想当年我在丝织厂上了那么多年的三班倒,现在总算跳出来了,怎么你倒要跳进去了?你这个小孩脑子坏掉了?我老娘那时候不在本镇上班,不是每天回家的,被我姨妈火速叫了回来,一家人像是开批斗大会一样批斗我,中心思想只有一条:无论如何也不能去外地,只能待在本镇,至于以后如何,一家人会想办法解决的。我老爸更绝,把胸脯一拍:大不了我养你一世!

   最后我姨妈出面找到劳动服务公司的人,说这孩子是瞒着她妈偷拿了户口本出来办手续的,一家人都不同意她去,她一个孩子怎么能做得了这个主,你们也太简单了,这工作可是一生一世的事情,你们就听她一个孩子的话就算数了,也不知道问问我们大人,没个大人陪着来的,你们就给她办了?她年纪小不懂事,你们也不懂?你们是骗人还是害人?我还记得那个办事的人叫秋菊,被我姨妈噎得一愣一愣的。这板上钉钉的事情就这样被我姨妈一通话给取消了!

   丝织厂没去成,我偷拿户口本报名的故事却传得全镇皆知,那秋菊在半路上逮着我还追问我: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胆大!你这可不是害我,我被你姨妈骂得好凶!我涨红着脸百口莫辩。多年后看到张艺谋的电影《秋菊打官司》,我的脑海中自然地浮现了那个秋菊的脸来。一样的振振有词,一样的咄咄逼人。

    而至今,我姨妈还会说起我当年偷拿户口本报名的事情,言语中满是自豪,分明是她的及时出手,挽救了一个在火坑边缘挣扎着的彷徨青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