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寻访小陈  

2017-02-04 11:54:1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战友相逢,三个老战友把从前的人,从前的事一桩桩一件件翻出来从头叙说,期间先生反复提到了一个人:小陈。他们当年是好朋友,退伍之后就一直没有联系,那时候没有手机,分别时只留下一个地址,这么多年也早已对不上号了。就这样二十多年了,别的战友都有联系,连老殷这次也路远迢迢赶来相见,可是小陈却一直没有音讯,先生一直念叨着,也不知小陈现在过得怎么样,好不好。
       先生这样惦念小陈其实是有原因的。小陈是南京六合人,身世凄凉,他从小就没了父母,跟着兄嫂一起过日子,后来就应征入伍来到杭州当兵。当兵两年了,小陈一次也没有回过家,老殷有一次好奇地问他:你怎么不探亲回家看看?小陈说:回去干吗,爹娘都不在了。就这样,大家才知道了他的身世。小陈很羡慕那些汽车兵,做梦都想学一门驾驶技术,回家也好谋个好的生活,可苦于文化水平不高,又没有门路,摸不到方向盘。先生不想学车,却偏偏安排他去汽训队,两个人阴差阳错,各自遗憾叹息。也许就因为这样,他们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这次说起小陈的故事,股长竟然是第一次听说,惋惜不已地说:你们当初怎么没人来和我说,要是我早点知道他家里这个条件,让他学车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那么他退伍回家也有一门吃饭的手艺。两个兵都说:当时你是首长,谁敢来和你说这事。再说,说了有用么?当时在部队想开车的人多了去,哪能想来就来?两个兵说的都是实话,股长听了摇头叹息。
      我突然灵光一现,我自己就在公安部门工作,平时常听到那些派出所民警帮助寻亲的故事,我为什么就不能为先生找找他的战友?这不是守着金饭碗讨饭吃么!
     新年上班第一天,我就把小陈的故事告诉了同事,委托他帮忙找战友。我手头的信息只有:陈某某,男,南京人,出生于70或71年。很快,同事就帮我找到了符合这个标准的小陈,我把照片截图发给先生,他一眼就确定:就是他!我马上把信息库中留存的小陈手机号码发了过去。可是一会儿的时间先生就反馈过来电话已经是空号。线索又断了!
      我再委托同事多查找一些小陈的相关信息,比如车辆登记信息,这上面也会有联系电话,或者家庭成员信息,比如妻子的电话。遗憾的是均一无所获。虽然身份信息显示已婚,妻子的信息却没有。车辆登记信息也没有。只有在太仓办暂住证的纪录,显示的从业信息是“水电”。不用同事说,我根据这几年在公安的工作经验也能判断,小陈这几年的日子过得不好,他连个车都没有,最近几年,一直在太仓当水电工。更令人唏嘘的是,根据纪录,2005年小陈在老家的镇上,因为好奇爬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解放卡车,见车钥匙插着就好奇地转动了钥匙,谁知这车挂在倒车档上,车发动了一倒车,把车后的一名妇女当场压死。小陈为此入狱半年。 想起当年小陈一心想学驾驶技术没学成,退伍回来却因为无证驾驶过失致人死亡,这真是一场宿命的悲剧。
        我回家把查到的信息一一向先生复述,他边听边叹息并且不死心地反复问我: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找到小陈?我说,算了吧,小陈有心来找你早就来了,太仓离苏州那么近,他是和老殷一样,混得不好不想来看你,等哪天混得出息了,也就会和老殷一样来找你了,你就丢开这个心思吧!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