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栀子花开  

2016-05-31 12:04: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栀子花开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栀子花开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栀子花开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栀子花开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院子里的一棵栀子花种了好几年了,每年初夏时节,都泼辣地绽开一树芬芳,给我带来很多惊喜。我们家的栀子花是小朵的,和一般家养的大朵不同。这种小朵的栀子花,大多是被种在花盆里,一盆一盆当盆景卖。每年我都在超市里看到这样的栀子花盆,价值不过十几块,买的人很多,我每次都恨不得买一盆回家,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乡遇故知,很是亲切。
   上周回去,栀子花还是碧绿的花苞,开得满满当当。我说,我要么掐几个头带回去养在水里等它开吧。爸爸说,着什么急,等它开了,我采了送来给你。等待一朵花开的过程是漫长的,这不,等待了一个星期,满树青翠的花苞,却只开了四五朵!当然,等我下周再去,那香花又如脏了的白手帕一样,开遍开败了。花期是最不堪看,又是最容易辜负的。
   妈妈做了一桌好菜,龙虾和老鹅都是当季时令的好菜,小鲫鱼、油氽穿条鱼,都是家常美味。在妈妈家里吃饭,没有高档小菜,吃的是妈妈的一份心意,妈妈总是知道我的最爱。小鲫鱼在我右面,穿条鱼在左面。老鹅上桌的时候,她专门盛了一碗在我面前,这一碗里头全是鹅爪、头颈、肫干,都是我的最爱。她指着碗说:这个脚你吃!还有肫干和头颈,都是你爱吃的,我们没有牙齿,你都吃了吧!
   心中暗笑,比我牙齿更好的人在一旁听了不知会作何感想?
   想起原来的同事说起她们家里每天吃饭的趣事。这个同事的母亲是领养的,外婆是老底子的丝厂女工,这在二三十年代,是当时的时髦白领精英。高薪,思想又新潮,一辈子未婚,领养一个女儿养老。女儿长大了,为她招个女婿顶门立户。虽然是领养的女儿,但比亲生女儿还要疼爱。哪怕女儿都有了孩子,外婆却还是把女儿当女孩一般疼爱。同事是这女儿的女儿,她说,每次吃饭的时候,外婆总是把好菜放在女儿的面前,生活条件好了,一桌上四五个菜,几乎个个都是好菜。当娘的这个也想放在女儿面前,那个也想放在女儿面前,于是不停地把菜碗端过来换过去,天长日久,一张红木桌子的台面磨得毛糙不堪。
    每次吃饭都闹这一出,一开始女儿会心烦,要斥责老娘,一家人也都当笑话一样看,后来老娘老了,渐渐地不能烧饭做菜,甚至,都不能坐在桌边一家人一起吃饭了,桌上再也没有人不停地移动菜碗,也没人劝菜了,耳边少了唠叨,桌上少了动作,虽然清净了不少,但是一家人的心里却都觉得空落落的,红木桌子上那几条被小菜碗拖出来的划痕也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有时候会父母家里吃饭,母亲把好菜都换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这个故事,就在心里提醒自己,要珍惜每一次和父母的相聚,珍惜他们的宠爱。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