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2015-10-18 22:43:3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总有一丝牵挂在震泽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从盛泽出来,已经是中午11点钟了,一路驱车赶赴震泽,与先期到达的文友汇合。便捷顺畅的交通,把两个丝绸重镇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一路过去仅仅十多分钟。

     盛泽是个纺织重镇,震泽似乎纯粹一点,一直围绕着一根蚕丝在做文章。在我外婆那个年代,家境好的人家会给女儿陪嫁十条八条丝绵被子,这丝绵被的产地就是震泽、七都、庙港等地。我们统称为“西横头”人。西横头的农家都以养蚕为生,勤劳的农妇在农田里劳作之余,一年要养三季蚕。在西横头,除了广袤的农田,原野上见得最多的是连篇累牍绿油油的桑田。在种田之余再养蚕,这自然要比纯粹以农耕为主的农户丰裕不少,于是纯粹种田的“东横头”农家,都很乐意把女儿嫁到“西横头”去,他们对女儿说:那里的田少,在田里劳作少,还有睏不完的丝绵被头,穿不完的丝绵棉袄。

      这真是一句鼓舞人心的话语啊!仅我们冯家湾村而言,就有好几个姑娘嫁到了震泽、庙港那边的农村,且无一例外都是村里最出挑的人尖子。我的姑妈就是一个,还有隔壁的玉兰姑姑。她们出生在五六十年代,那个年代的女子出嫁,普通人家,只不过为女儿置办两条新絮的棉花被子。但是她们嫁到夫家,看到新床上无一例外都铺盖着丝绵被头。西横头哪怕是再穷的人家,也会在每年养蚕的时节,慢慢积攒下最好的蚕茧,拉扯成棉兜,用塑料袋封好保存起来,待得孩子成年,母亲亲手为孩子准备下几条丝绵被子。亲戚家的女儿出嫁,近亲也有送丝绵被子添箱的风俗。于是家境好的人家,结婚的新床上堆着满满的丝绵被头,八条十条不稀奇,十八二十八条都有,这是别处绝无仅有的壮举。

      就如著名的茅盾文学得奖作家金澄宇先生在文章中所写的那样:什么叫鱼米之乡?就是叫花子也一样不吃死鱼死虾,睏丝绵被头。这就是富庶的江南,只有江南的丝绸之府才有这样的气度和腔调。

       我家家境也算小康,可直到结婚,父母才托人给我从震泽买来了4条丝绵被头,两厚两薄,这在当时已经算是十分大手笔的壮举了。这4条被子,我一直保存至今。原本雪白的纱质网套已经变得黄浊污秽,雪白如云的丝绵被絮也板结成块,但是一直舍不得丢弃。据说,丝绵被头要每年翻新,这是除了丝绸之乡以外的妇女所不曾掌握的一项技能。妇女们通过自己的一双巧手,把原本板结成块的丝绵重新拉开,捧松,让丝绵回复曾经的柔软蓬松。这是一项功夫活,要用软硬功,要凭着巧劲。因为有市场,也就因运而生了专门靠这手那艺吃饭的人,每年一个秋冬,可以赚出一年的吃用。正因为难伺候,这也是普通人家难以接受丝绵被子的一大原因。好比种田人娶了城里的娇小姐,看着好,但是却消受不起。

       时代在飞速发展,什么都在升级换代,丝绵被也有了新工艺,新制作。如今的丝绵被早已克服了这一软肋,号称永远免翻新,有些还可水洗。我总觉得些不可思议,免翻新倒也罢了,一水洗可不成了丝瓜筋了?当我们来到震泽的辑里蚕丝被厂的车间里参观的时候,看到那些工人们正在现场制作丝绵被子。我惊奇地看到,原本的丝绵制品都是把一张张的棉兜用人工拉开蓬松,再一层层,一片片叠加上去,直到形成被子或衣物所需要的厚度和长度。现在的丝绵是经过特殊工艺处理过之后,再由机器成型为一卷。就如布料一样,两个女工手脚麻利地打开一卷丝绵,拉出到合适的长度,然后4人一组,飞快地将原本紧缩在一起的丝绵卷拉扯开来。几乎是瞬间的功夫,那一长卷的丝绵就变成了一片轻柔的白云,再轻轻覆盖到准备好了的纯棉被套上,再一个翻转,一条被子就这样翻好了。

     一条丝绵被厚的有四五斤,薄的才五六两,可是一样轻薄,一样柔软,盖在身上是一样的贴身和服帖。从夏天空调里的夏凉被到春秋被,再到冬天的冬被,从小宝宝的襁褓到加长加大的床上几件套,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一个江南人的一生,究竟需要多少条丝绵被子的呵护?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作为一个江南人来说,丝绵被子是一生最不能舍弃的温柔乡。

      参观完丝绸企业,一天的工作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试穿旗袍和品茶了。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我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来到了丝立方,一家以定制旗袍闻名的丝绸企业。企业安排了专人引领我们在展厅里参观,什么企业的历史,产品,我们哪有什么心思去了解这些,一心只想直奔主题,赶快去试穿旗袍。终于,最后一个项目到了,我们几乎是一哄而上,抢着把模特儿身上的旗袍剥下来。我看中了一件蓝底绣着大朵牡丹花的无袖长旗袍,穿上走出试衣间的时候,不用照镜子,仅听姐妹们的惊呼声就知道效果好得惊人。

    姐妹们都撺掇我把这件旗袍买下来,我说,买下来什么日子穿?我还不如买件家常一点的短旗袍。姐妹们各自穿了旗袍留意,嬉笑惊叹,彼此打趣,乐不可支。

   穿过了旗袍,我们喝茶去。走过高高的思范桥,穿过悠长的宝塔弄,我们在“四碗茶”茶楼停下了脚步。不要雅座包厢,我们统统坐在沿河的走廊上,看着波光粼粼的頔塘河,喝一杯香茶,随便说说话,这样的感觉,真是无比惬意。

   夕阳西下,美好而圆满的一天结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