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永远的爱人——邓丽君20年祭 (新发我的翻唱链接)  

2015-05-08 15:37: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韵》
      胭脂泪


      真是不知不觉,邓丽君离开我们已经整整20年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突然想为她写下一点文字,祭奠她的同时,也祭奠一下我的青春。
      第一次听到邓丽君这个名字,是在我外婆家隔壁邻居四姑娘的嘴里。我那时不过十来岁,四姑娘也不到20岁。四姑娘家开一家摇面店,她家姐妹4个,一个赛一个地漂亮,最小的老五是个弟弟,那是一家人的心肝宝贝。阿四姑娘的美,是我们中心街,甚至八坼镇都是闻名的。可是阿四长得再美,也只是个摇面店的西施,每天一身白粉地在摇面店里忙碌。那时候还没有机器轧面,是半自动的人工摇面。阿四的面店就在我外婆家隔壁,我常去看她摇面。
       阿四摇面的时候嘴里总是哼着歌,什么“一杯又一杯”,什么“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阿四的嗓子很好,磁性而带点颤音,那歌曲的曲调也很特别,缠绵得像是在叹气,百转千回,百听不厌,我虽然是个孩子,可也听得懂阿四唱歌怎么就那么好听?我着了迷似的,天天去陪着阿四摇面,其实就是想听她唱歌。阿四很喜欢我,就把那两首歌教给了我。阿四说,这是最流行的邓丽君歌曲,邓丽君晓得不?是个台湾的大歌星,这是她最流行的歌曲,一首叫《美酒加咖啡》,一首叫《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我一开口唱,把个阿四惊呆了。不多几天,我就把这两首唱得像模像样,回家一唱,我阿姨和舅舅们都开心不已,把我当宝贝一样围起来,时不时地叫我唱一遍。我外公却怒目相向,斥之为:靡靡之音!像啥腔调!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邓丽君的歌曲,只是那时候我不理解歌词,只是依样画葫芦地跟着阿四学,不懂得歌词里的意思。直到十几岁之后的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邓丽君的歌声堂而皇之成了最流行的音乐,我外公这样的老顽固也不再斥责“靡靡之音”,邓丽君算是在大陆解禁了。那时候的邓丽君真是风靡祖国大陆,仅我们八坼镇上,时髦的小青年们哪个不在听邓丽君歌曲?可是我妈却尽买些沪剧、越剧的磁带。休息天,她在窗前踩着缝纫机绣花,旁边五斗柜上的收录机里茅善玉在唱着“金丝鸟在笼中,鸣叫歌唱……”
      妈上班的日子,我在收录机里放着邓丽君的磁带。一盘磁带要七八块钱,我一个月的零用钱只有五块,这是奢侈品。但是同学们中间却可以互相借听,一盘歌带传来借去听个几遍,几首歌也都学会了。不过那时候的人家有收录机的很少,所以邓丽君的磁带还是很高级的东西。也许正因为邓丽君的磁带太难得,我只要听到一首新歌,必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我对学习可从来没有这样上心过。邓丽君的几首经典歌曲,我可以说学到连气息,吐字,换气都纤毫不差。
      到我读初中的时候,国家改革开放,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我家的家境也一片大好。父母总是怀着一种我出生冯家湾,一生也洗不掉乡下人出生的愧疚,在有能力有条件的情况下,处处补偿我比街上人更街上人的优越生活。爸爸给我买了一台燕舞牌的双卡收录机,经过几年的积攒,我也慢慢积攒下了不少邓丽君的磁带。那时候还流行自己翻录磁带。翻录的磁带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把每一盘磁带上自己最喜欢的几首歌攒在一起,录成一版自己特制的,个性化的磁带。
       十九岁那年,爸爸去珠海出差,回家的时候给我带回来一套音响设备,这一套设备装了好几个大纸箱,我惊喜万分地看着爸爸拆开来,只见有放碟片的机器、功放、音箱,那种大如8寸碟子的大碟片,叫做LD,当时的市价是400一张,(奇怪整套的音响价格忘记了,这张碟片的价格倒是一直记得),爸爸一共给我买了3张,其中就有两张是邓丽君的歌碟。把歌碟放进音响,电视机里邓丽君的真实影像第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经过音箱的渲染,邓丽君的歌声更是妙曼无比。 
       那是九十年代初期,家庭卡拉ok音响设备在南方城市已经很流行,但我们这样的江南小镇相对闭塞,卡拉ok只有在舞厅或者咖啡厅才得一见,也是时髦青年的最新流行消遣。更让我欣喜的是,这两张碟片上的歌曲都是我没有听过的,我记得有《海韵》、《何日君再来》这样的流行歌曲,还有邓丽君穿着古装演绎的由宋词改写的古风歌曲如《几多愁》、《胭脂泪》。也许因为新奇,我特别偏爱古风这张碟,从此这两张碟片就成了我的教唱老师,那几十首歌我听了无数遍,唱了无数遍。
     我那时毕竟年轻,记性好,嗓音也好,可以说,我学唱邓丽君的《海韵》、《胭脂泪》到了惟妙惟肖的地步。家里有亲友来,爸爸会卖弄地叫我“唱个邓丽君”,好几次我一开口,来客说:咋不关了原唱呢?我爸爸得意地说:这就是原唱哇!
     九十年代初期是各个歌舞厅兴盛的时期,各个单位都办起了舞厅,食堂里也都有卡拉ok设施。那时候请人唱歌跳舞比请人吃饭还时髦,我的邓丽君歌曲表演成了保留节目,记得邓丽君有个专辑名为《十亿个掌声》,我那时候在亲友们中间收获的掌声,也不下十万啊!
      可以说,邓丽君是我流行音乐的启蒙老师,在我心中有着无人替代的里程碑式的位置。虽然我在成年之后又喜欢上了费玉清,但那是出于一个成年女性对于异性明星柏拉图式的爱恋。那种纯洁到他不认识我,我却爱死他的迷恋,与我对邓丽君仰着头倾慕地看她的爱恋,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码事。
      可惜邓丽君在42岁的盛年骤然离世,让所有君迷伤心不已。这是华人歌坛的一大损失,可以说,再没有一个歌星有她这样的成就,邓丽君是一个时代的奇迹,永远无人超越。
       转眼邓丽君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年了,但是至今,我还在唱着她的歌,她的歌还是我的最爱。邓丽君逝去之后,有很多歌手都模仿她的歌声,其中不乏一些歌手因模仿得十分相似而成名,但我只要闭上眼睛一听,就听得出这不是邓丽君。虽然歌手也在竭力地模仿,声线也极为相似,但那种几乎就是气息转换上的些微差别,对于一个听了二十多年邓丽君歌曲的超级歌迷来说,却是无法复制的密码。 
      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青春一去不复返,斯人已去空怅然。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