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当年情  

2015-05-15 16:01:3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情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我的书桌抽屉里,一直放着几张我和外婆的合影,时不时的要拿出来看看。转眼外婆离开我已近20年了,悲伤的心情也已经被时光渐渐冲淡平复,再看当年照片,想起当年故人,心中早已理解人生无常,生离死别都是必然规律。可是想起以前种种,心中总有说不出的惆怅和惋惜。 
      昨天又拿出那叠照片来翻看,翻到这一张照片的时候,猛然想起,这已经是20年前的旧物了。再在灯下细看,突然觉得,照片中的外婆满面悲戚,连强颜欢笑都没有。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刚新婚不久,一家人还沉浸在喜事的余欢之中,外婆心中的悲苦,当年的我竟然一丝也体会不到,20年后的今天,我再次仔细审视这张照片的时候,突然读懂了外婆强抑下的心酸和愁苦。 
      那时的外婆身体已经很差了,严重的气喘病折磨得她完全不能出门 ,外公过世以后, 我妈就接她来我家里生活。如果我不在家,她每天的消遣只是一个人守着一台电视机打发时间。我那时候三班倒在加油站里收银,一个月只有十天白班,倒是有20天在家里,我们都很满意这样的工作状态。下了夜班,我总是直接到菜市场,买几样时鲜的水果和小菜,然后在外婆的指导下做几样可口的饭菜。
       在外婆的指导下,我从栗子烧肉做到糍毛肉圆,田螺塞肉。父母下班回家,我早已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只是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也出了很多岔子。烧菜饭不晓得要减少水量,做出来的菜饭粘烂如菜粥,红烧肉别出心裁不加酱油炒糖色,火候控制不好炒过了头,红烧肉一股焦糊味。母亲自己不会做饭,对吃食的要求仅限于果腹,但是看到我做坏了饭菜,节俭的个性又导致她对我骂骂咧咧。外婆总是打圆场说:不是蛮好吃?我觉得很好吃么!
       每天中午喜滋滋叉着腰站在厨房的门口指点着我做菜的外婆,是最精神焕发神采飞扬的外婆,她指点着我从最基础的饭菜逐步进军到烦难的菜式,她对我说,一个女人,一定要会做饭,有福气的女人自然是不用自己做饭的,但是你得会做,还得学精,不然连个佣人也压不服!我说,你怎么不教我妈做饭?她做饭太难吃了,外婆说:你娘罪过啊,16岁就插队到冯家湾去做乡下人,乡下有啥好么事吃!
      可是外婆一天天衰老下去,气喘病越来越严重,开始的时候还能亲自上灶指点我做菜,后来就只能站在门口看看,再后来,我再去请教她的时候似乎脑子也有点模糊了。记得有一次我去请教她,腰花怎么炒?她告诉我批好切好之后,用黄酒和水泡一泡,可是油锅开了的时候,她却忘记叫我要捞出来冲洗干净,直接连汤带水就倒进了锅里,这一碗腰花可想而知很难吃,可是我们两个人还是努力地吃完了。吃的时候两个人的心里都很悲凉,我们都深切地认识到,外婆真的老了……
       我结婚那天,临出门的时候按惯例要向家里的长辈一一作别,可是外婆关紧了自己的房门不肯开门。我后来才知道,她在房里哭得根本不能自抑,陪伴她的姨婆事后说:我嫁了三个女儿,从来没有落过一滴泪,可是你出嫁,我陪着你外婆哭得稀里哗啦。我和外婆说好的,我只到“人家”家里过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就依旧回到家里来住。我以为,这一个月的时间很短,但我现在想来,这一个月对于外婆来说,是怎样的煎熬,那种心理上的落差,生生把她苍老衰弱的心,折磨得更为脆弱不堪。
       婚后第一个星期天,我回娘家的时候与外婆一起摄下了这张合影。一个月之后,我如约回到了娘家,我们又在一起生活,我总以为,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长,我们还有很多机会。我又怎知,我们相聚的日子已经不多了。第二年的7月我生下女儿,在婆家做月子满月后第一次抱着孩子回娘家,外婆从屋里跑出来站到院子里就解开襁褓看我怀里的孩子,女儿配合地对她绽开一个甜甜的笑容,外婆满意地说:妹妹在对我笑呢,看来我还不会死。乡间风俗,不懂事的奶娃娃对人笑是吉兆,这让老外婆十分欣喜。
      因为婆婆帮我带孩子,我又住到了婆婆家,大部分的时间和心思都在孩子身上。从此外婆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个人独处,午饭是我妈给她准备好的隔夜饭菜,自己放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可想而知,这样的饭食外婆能有什么胃口。她吃得越来越少了,身体越来越差。我总想着,等孩子大一点了,断奶了,我就回娘家住,可以多陪陪外婆。我也一直这样对她说,她总是笑笑说,我晓得,小人要紧。
      可是她终于还是病倒了,连床也起不来了,我们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没有什么毛病,就是人老了。其实那年她还没到70岁,老什么呢?她在医院开始慢慢拒绝进食,说吃不下,没有胃口,后来仅靠输液维持生命,但脑子始终保持清醒。我们请了人24小时陪护她,我因为孩子奶孩子在上常日班,就趁着每天的午休时间去看她,她总是瞪着眼睛看着我说,明天不要来了,医院里不干净,你有孩子,不好。我答应了,但是第二天依旧去了。再后来,她不拒绝我去看她,再后来,有好几次她突然叫看护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一趟。我惊恐不安地去了,她对我说,我脸上有蚂蚁在爬,你给我洗把脸。我知道,她的日子不多了。
       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之后,外婆走了。她是在自己的家里走的。儿女们趁着她已经弥留之际,把已经空寂了两年的老宅重新打扫干净,搭了一个床铺,就这样让她在家里静静地离去了。送外婆去医院的时候还是秋天,秋阳甚好,我骑着电动车飞一样地在医院和家之间穿梭。她走的那天,已经是萧瑟的寒冬了。
       那是一个傍晚,接到舅舅说外婆不好的电话的时候,天色已经慢慢黑了,我一路从家里走到外婆家去,这条路我走了不知道多少次,可是这一次怎么那么长,怎么也走不到?我紧赶慢赶,一路上竟然都没来得及落泪。但是绕过城隍庙进入中心街,远远看到外婆家门口有一堆东西在冒着烟,我心中一惊,我知道外婆这次是真的永远离开我了,照风俗这是在给她烧衣包送她上路了。我跑到门口,看到外婆已经从墙边的小床上转移到了屋子正中的门板上,几个邻居老婆婆正在忙乱着给她收拾,挥手叫我先不要进来,我扒着门看着门内乱作一团的人们,我站在门口,把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痛痛快快地宣泄了出来。
        在一个上夜班的晚上,我在单位的办公桌上铺开稿纸,写下了一篇题为《外婆,我还欠你好多债》的文章。我在文中写道:对一个人好要赶快,千万不要等,因为一等也许就永远来不及了。
     从此,我走上了一个文艺青年的写作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