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我们的寒假  

2015-02-12 14:0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今年的寒假,是史上最长的寒假,足足要有一个月。可是对于高三毕业班的女儿来说,这样的寒假毫无意义。2月6日下午放寒假,她只玩了这半天,然后从2月7日开始,她就开始了补课。上下午两场,分别是从上午的9点到11点,下午的1点半到4点。学校的老师和补课的老师分别布置了一大堆作业,来不及做怎么办?那就挑重点的做做,不重要的就不做。
       从补课回家的4点半钟到吃过晚饭的6点半,这是女儿最悠闲的时间,她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机手里拿着个ipad,面前的茶几上摊开了一大堆的零食,嘴不停手不停眼不停,忙得不亦乐乎。都说现在的孩子幸福,可这样的幸福仅限于物质,精神上的,实在是一场磨难。昨天我忍不住对她说,我们小时候的寒假啊……
      我小时候的寒假,爸爸妈妈照例是忙着上班的,家里就我一个人,小鬼当家。那时候的父母好像都这样,小孩子都是自己上学,自己玩,父母只操心孩子的吃穿,至于别的,是不管的,那时候的孩子都属于放养型。那时候妈妈在平望上班,不是每天回家的。爸爸是一家乡镇企业的采购员,那是很风光的职业,每天都在外面跑,他们都顾不上我,倒是我要顾着他们。 
      我一天里最重要的工作是生炉子和倒马桶。要保证在爸爸或者妈妈下班回家之前把煤炉生好,方便他们烧水做饭。而马桶,是隔夜拎出去放在家门口的,由卫管会的阿姨们在清晨刷洗干净了仍旧放回各家门口。考究的人家是要再自己刷洗一遍,然后放在门口晒干了,拿回家来用。这两样都是关系到一家生计的大事,离开这两样物事,那是一天的日子都没法过的。
      马桶的事情好办,反正人家已经洗过了,我马马虎虎拎到河边,随便用个马桶刷洗洗,然后就放在门口晒干。有时候睡到中午才起,冬天的天又黑得早,这个时候再刷马桶,到晚上是晒不干的,再看看人家卫管会的阿姨们洗得也蛮干净,干脆就省略了自己洗的这个过程,直接把晒干的马桶拎回家了事。
      生煤炉是必须要做的事情,那时候没有煤气灶,家家户户烧饭烧水,都要靠这只煤球炉。生煤炉是需要技巧的活儿,用刨花引着了火,扔进几片碎木屑,火大了,架上煤球,煤球烧红了,就能烧水做饭了。我一个人在家,做什么饭?我的饭是到河对岸的外婆家吃的。但我还是喜欢早早生好炉子,因为生炉子实在太好玩了,就像过家家一样。生了火,我就可以在家里烧东西。我那时候还不会做饭,但我喜欢背着父母烧点儿东西来吃。
        屋檐下的酱肉,脸盆里浸发的笋干,都是我做菜的好材料。切一小片酱肉,捞几根笋干,用一个小锅坐在煤球炉上烧,不等熟,也不知道熟,反正过一段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就捞出来吃了。有时候懒得洗锅,直接切一片酱肉,用个东西穿了,架在煤球炉子上直接烤了,也能吃。
       相比酱肉这种“奢侈品”,鸡蛋是家常的东西,乡下的祖母养了鸡下的,源源不断拿来供应。白煮蛋、水潽蛋、荷包蛋、鸡蛋羹……各种各样的蛋,做成各种各样的菜,这个制作过程的乐趣,远胜于吃,每天想着怎么整治一个鸡蛋,这个过程让我着迷不已。
      因为家里没有大人,邻居家的孩子,还有我的同学们都把我们家当“据点”。当然,我们凑在一起绝对不谈功课,也不做作业。就好像现在我们那帮子文友聚会,不谈名利,只谈风月,很有些名士之风。江南的冬天是很寒冷的,于是除了凑在厨房的煤炉上捣鼓点吃的,我们似乎没有更好的消遣。因为物资贫乏,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烧一壶开水,一人喝一碗白开水,连白糖都舍不得多糟蹋,就这样,还是不亦乐乎,感觉很有过日子的范儿。
     没有电脑、电视、手机的年代,一切都是那么的缓慢,生活的节奏似乎也放慢了不少,但是在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中,我们却可以体会到更多的乐趣。女孩子最热衷的游戏是做腊梅花。 那腊梅花,是用蜡烛油做的。那个年代常常停电,因此蜡烛算是必备的生活用品。家家都有一个烛台,用来插蜡烛,天长日久,烛台上都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烛泪,把这烛泪攒下来,就是做腊梅花的好材料。
        若是红烛,那就做红梅花,但一般来说,家用的蜡烛都是白色的,那就自己加颜料,小孩子的颜料多半是粉笔做的。我们从野外折来造型奇巧的枯枝,去学校的垃圾堆里捡来的粉笔头刮成粉末。这些准备工作又是一项活动,又消磨掉了两天的功夫。然后真的开始做腊梅花了,小伙伴们都把从各家搜罗来的蜡烛油放在一起,盛在一个小铁盒子里,架在煤炉上融化了,加入粉笔末搅合了,加黄色粉末的就做黄腊梅花,加红色的就做红腊梅花。
     把融化成汁水的蜡烛油从煤炉上取下来,天气冷,几乎刚刚拿下来,那蜡烛油就结了一层皮。女孩子灵巧的食指轻轻在蜡烛油里头粘过,指肚上沾了一层蜡油,那蜡油顺着指肚成凹形,趁热,把这一层凹形的蜡油沾到树枝上,如此重复五次,一朵五瓣梅花就成型了。蜡油结冻了,再上火烤烤,做好的腊梅花不小心碰掉了一个花瓣,干脆推到了重来。做了一朵得意的,吆五喝六呼唤小伙伴们来看……凑着一只煤炉,小伙伴们兴奋得满脸通红。做好了的腊梅花,除了没有那股子清香,无论是从形状还是颜色,都非常的逼真,插在花瓶里放在五斗柜上,是新年里的一个好摆设。
      故事讲到这里,女儿双眼闪闪,打断了问我:腊梅花还可以用蜡烛油做?什么时候我们也做?我抬头看了下墙上的钟,从我的寒假中穿越回来,我说:你好上楼做作业啦!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