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两地生情愫  

2014-08-17 16:02:3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凤凰镇的镇标。这个是张家港的凤凰,和湘西那个凤凰隔着几千里呢。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恬庄老街上的老房子,就像我们小时候的江南古宅,在落地长窗前凹个造型。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桃花是假的,人面是真的,人面桃花相映红,虚虚假假谁能辨?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桃园里的桃子并没有想象中的挂满枝头,倒是地上掉落了不少桃子,空气中充斥着一股酒味。我们都很为这些掉落地上的桃子感觉惋惜,有人说,不知道可不可以用桃子来酿酒?把这些掉落的熟桃子都拣去酿酒,桃子酒,肯定如葡萄酒一样美味!凤凰的桃农们就没有想到过这茬?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唱河阳山歌的阿姨嗓音娇俏眼波婉转,一笑还有两个酒窝,神情宛若二八少女。唱完了忍不住去问:阿姨阿有五十岁?阿姨笑得合不拢嘴:我今年67啦!我说:阿姨你每天唱歌心情好,一定长命百岁!河阳山歌和芦墟山歌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山歌调和哭丧调差不多,我在车上就学了一段王无能的滑稽戏《哭妙根笃爷》“奴个妙根笃个,好爷么好亲人啊……”把小伙伴们乐翻了。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会上两地作家交流发言,各自说说自己的创作经历以及文学感悟。听大家的发言,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吴江作协的反叛。别人都谈了创作目标,想往更高层次的刊物发表,争取加入上一级作协,出书、出作品。甚至有年轻人说:没有出过书就不是个作家。或许年纪不同,我的心境也与他们完全不同了。对于目前的我而言,写作只是如做饭、绣花、看书一样的消遣,这一笔文章早已不指望玉堂金马登高地,也不希求高山流水遇知音。我给自己找点乐子玩玩,仅此,不行么?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闻听家乡来人,在张家港任职的吴江人姚林荣书记特意赶来相见。他虽然不认识我们,但看到桌上的名片就一一对号说:我看过你的文章。这可不是一句客套话,他当即背了一句我们主席二十年前写的一首小诗。姚书记说:接近文学和文艺的人更文明……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姐妹们的合影。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开会总是令我浑身不自在,这还是读书时代落下的毛病。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两地姐妹的合影。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合影拍了无数,欢声笑语一路,两地有缘生情愫,期盼年年回顾。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筵席上豆腐,在吴江是大忌,但是对于凤凰人来说,这是一道上得了大场面的名菜。凤凰的高庄豆腐,创始于清代,传到现在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据说名声在外,是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味道么,是纯正的老底子的豆腐味道。社会在进步,可是这种纯手工的乡土味的东西却越来越难得了!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长江鮰鱼,肉质肥美而丰腴,根本不用咬嚼,一抿就入肚了。很奇怪,他们没有用传统的浓油赤酱做法,一点儿也不甜,回味还微微有点儿辣味。美则美矣,但总觉得有点儿不上正道。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若不是主人介绍这是长江里的白鱼,我们都以为是黄鱼,因为也是很大的蒜瓣肉。
两地生情愫 - 蔷薇花开 - 蔷薇花开的博客
长江杂鱼,很多种鱼,就是一样也不认得,也是微辣的。出来才发现,这家竟是川菜馆子。
 
 
 
       大约三十年前的八十年代末,张杨公路开始施工。我的母亲,作为吴江交通局下面工程队的一名后勤人员,与工程队一起开拔张家港,参与建造张杨公里。工程队在后塍镇的一家毛纺厂里安营扎寨,毛纺厂整体腾空了出来,全部被工程队的人住满了。母亲的单位几乎就是整体搬迁,一多半的人都去了,大家毫无怨言,争先恐后排除一切万难也自愿要求去张家港工作。因为在外面工作,有一笔不菲的出差补贴。
       公路造了三年,母亲他们离乡背井也住了三年。每个月单位会派车子接送工人们回家休假,大家挤在一辆东方牌的卡车里,要颠簸半天才能到家。 有一个星期天爸爸打听到单位有车路过,想到妈妈很久没有回家了,就想把我送去给她看看,于是就把我托付给了司机伯伯。到达张家港已经是傍晚,妈妈已经吃过晚饭,正和工友们一起百无聊赖地扒着阳台看风景,她肯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驾驶室里的我。等我从司机楼里跳出来,妈妈已经站在了我面前,那四层的楼梯,不知道她用了多快的速度飞奔下来。
       妈妈给我用煤油炉下了一碗面条,我们挤在宿舍的单人床上过了一夜。因为司机伯伯是来送货的,第二天一早就要回去,于是一大早,妈妈又把我送上了回去的车。从我来到我走,妈妈都是板着个脸,连个笑脸都没给过我。
     那时候我已经十来岁了,已经很懂事了,我很明白母亲的心情,她满心疼我,见到我更是喜出望外,但又很难过,于是她就和自己生气,生气自己没有办法陪我,为了多挣几个钱,只有把我扔给了外婆,自己一个人离乡背井在外面挣钱。临走的时候,妈妈给我梳了两条精致的麻花辫。我一路上不停地摸着两条辫子,就好像妈妈的手还摸过我的头顶,那辫子,我到第三天都舍不得拆掉,就好像妈妈的爱还在身边一样。
      因为母亲难得对我示爱,也很少照顾我的生活,这一段记忆,快三十年了也忘不了。
      只有等到放暑假了,我才能和妈妈在一起。妈妈会把我带去张家港,好多人都带孩子去单位,那时候的单位领导很人性化,竟然默许大家这样做。当然,带去单位的都是些十来岁的大孩子,不用大人操心的那种。妈妈常常抽空带我去杨舍镇上玩,那镇上只有一条十字大街。张家港话比吴江话要生硬些,但交流起来是没有问题的。奇怪那时候的人都不说普通话,不像现在,单位里的吴江人之间都以普通话交流。
        那几天,妈妈总是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东西,好看的衣服。妈妈还带我去过港口,港口好大啊,都是用铁链条穿起来的一个个铁做的巨大盒子,连起来就成了一个流动的码头,会随着长江的风浪颠簸,这让孩童的我新奇不已。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三年后张杨公路建造完成,工程队回到吴江。回去的时候,许多叔叔都带回了一个张家港妻子,这是一段插曲,也是一段佳话。
        近三十年的暌违,昨天我们吴江作协赴张家港与当地作协的文友联谊,一路上我很兴奋,阔别多年,今天可以重温旧梦。可是那高大的建筑,宽阔的街道,哪有我印象中杨舍镇的样子?时代的发展是巨大的,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三年都会大变样,又何况是三十年?旧梦注定不能重温,重温了也不是那个梦境啦!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