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十五岁那年的元宵节  

2014-02-17 15:03: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至今,还常常会想起十五岁那年的元宵节。

   那一年我虚岁十五,祖母还健在,她一个人生活在乡下,虽然叔伯们都住在近邻,可还不如远亲,于是每年的寒暑假,加上逢年过节,祖母最盼望的,就是我能去乡下陪着她小住一段时间。而元宵节,是过年狂欢的一个分界点,过了这个点,我就要回镇上上学了,我坠入黑暗的学校,祖母沉入孤寂的生活,我们这一对祖孙的心中都有着无限的惆怅,只是表达的方式各有不同。

    那一天,总得有一只鸡要遭殃,祖母利索地杀鸡收拾,在灶头上炖得喷香。祖母默默坐在灶口烧火,灶膛里窜出来的火苗把祖母的影子映照在墙壁上,就像是一个剪影。祖母很反常地安静,这种安静让我心里发毛,于是我走出门去,呼朋唤友准备晚上的节目。

    江南农村的风俗,正月十五那天,孩子们要去“烧田角落”,拎着点燃的稻草把,就像拎着一个个火把,绕着自家的田地奔跑一圈,一边跑还要一边叫:烧烧田角落,今年收成三石六。别人家的田里都是秕草,我们家的田里都是秧稻。

   这一天,是乡下孩子新年里的最后狂欢,过了这一天,年才算是真的过完了。

   冬天的夜来的早,吃过了祖母炖的喷香的鸡汤,天已经黑尽了,我早已坐立不安,几个堂姐妹以及小伙伴们已经扒着矮鞑门等了我许久,怎奈祖母一直给我盛汤夹肉,怎么也不让我走。在撑得肚子滚圆之后,我打着饱嗝一溜烟逃出了家门。

    广袤的田野中,拎着火把的小伙伴们,我们奔跑嬉闹玩得不亦乐乎。大人们都镶笼着袖子站在田埂上看我们嬉闹。人来疯的孩子们烧过了田角落之后还意犹未尽,又去打谷场上玩。

   那一年的元宵节天气很好,虽然很冷,但是月亮却很亮,很圆。我说,我们玩丢手绢吧。正当我兴致勃勃绕着圈子准备在我表姐金梅屁股后头丢下手中的手绢时,龙婆婆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我的手问我:妹妹啊,你今年几岁了?

    八十多岁的龙婆婆一个人住在祖母隔壁,是祖母的要好小姐妹,据说,我小的时候,她就很喜欢我,因为她的媳妇不让自己的孩子和她亲近,于是龙婆婆喜欢一切肯与她亲近的孩子。每年大年初一,龙婆婆总要煮两个鸡蛋,用红纸头染红了,颤颤巍巍跑到祖母家里来送给我。这是她能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我正玩在兴头上,被龙婆婆无端地打断,心里很是不爽,可是想到龙婆婆的红鸡蛋,我还是扭头大声回答她:芳龄一十五!我那时候读初二了,正迷上文学,自以为看了不少书,时不时地要拽几句文话。龙婆婆听了自然是一头雾水,不停地问旁边的人:她几岁?她说她几岁?四周的村民自然也听不明白,有人摇头,但是更多的人是抢白她:你打听来做啥!

   元宵过后没有多久,龙婆婆就过世了。我没有想到,这是龙婆婆的最后一个元宵节,我的心中充满了愧疚,我当初为什么就不能停下来,好好回答龙婆婆一声?大声清楚地告诉她:阿婆,我今年十五岁了!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年的元宵节,竟然也是我和祖母共度的最后一个元宵。如果我当初能够知道,我就不应该在那个晚上疯玩到半夜,悄悄摸上祖母的床,并且很快一觉睡到大天亮。而是应该像以往的很多个夜晚一样,听祖母说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一切都没有以后了,我与祖母之间的一切都在我十五岁那年的那个元宵节戛然而止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但我一直记得那个元宵节,那个我与祖母,与龙婆婆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元宵节。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总是特别珍惜每一个欢乐的日子,每一次与亲友的欢聚,因为我总是想起十五岁的那个元宵节,我把每一次欢聚都当成最后一次,我珍惜此刻与我共度的每一个人。因为谁知道我们还有没有下次呢?珍惜当下,是为了不给以后留下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