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之四——芳华  

2013-08-25 15:29:2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芳华是我妈同事的女儿。每年的寒暑假,我都要跟着妈妈去单位里住上一段日子。妈那时候在平望大桥下面的一个单位上班,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工人们平时都是住在宿舍里的,逢年过节放假才能回家。妈工作的是一个大单位,单位里好几百人,几排宿舍楼,就像一个小社会。

和妈一个人住单身宿舍不同,芳华是跟着爸爸以单位为家,在单位里生活的。芳华的家在桃源乡下,据说,她的父母关系不好,于是爸爸常年都不回家。芳华父母的故事是单位里人尽皆知的事情,芳华的妈妈是童养媳,夫妻两人的名字只差最后一个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两兄妹。可是长大了之后,芳华爸却不喜欢芳华妈,最后拗不过家里老人的心意,这一对兄妹还是别别扭扭做成了夫妻,有了芳华这唯一的一个女儿。

虽然夫妻关系不好,但是芳华爸对女儿却是极其疼爱的,他不愿意回家看到不喜欢的妻子,又希望天天看到喜欢的女儿,最后,他想出了一条万全之策,把女儿接到单位生活,一个人照料。单位里为了照顾芳华爸,给他安排了个看仓库的活儿,这样他就可以很好地照顾女儿,到了孩子上学的年龄,他又在单位附近的村子里找了个学校,从此芳华就一直在爸爸身边生活。

芳华比我小几岁,她不漂亮,长得瘦小而萎黄,就像一株营养不良的小树。大家都说,她集中了父母的缺点,大人们说,夫妻恩爱生出来的孩子集中父母的优点,反之,就集中父母的缺点。因为住在单位里,芳华的玩伴不多,每次我去度假,芳华都开心得不得了,一天到晚跟在我屁股后头转。

芳华有着农村孩子特有的能干。京杭大运河在宿舍门前绕了个弯,形成了一片安静的湖泊。芳华和村里的同学们讨来了菱秧撒在河里,从此年年都有了吃不完的菱角。每次我去度暑假,芳华一看到我就拉着我的手去采菱角。她用一根长长的竹竿去拨那菱藤,拨到身边,反过来看,暑假里的菱角还未长足,只是小小的一个角,挑最大的摘下来,把小的留着,仍旧把菱秧扔回水里去。总是要翻了好几棵,才凑成一把,芳华对我绽开一脸灿烂的笑说:都给你吃!

我们就坐在水边的石子山上吃菱角,那个菱角好甜,好嫩啊!我永远也忘不了那菱角的滋味。

每天一睁开眼,我就去找芳华玩。除了三顿饭分开吃,我们一天到晚都在一起玩。母亲的单位里有很多很多的石子堆成的山,我们一天到晚就在这些石子山上玩,我们最喜欢捡白石头,石子山里会混着一些通体雪白,就像玉石一样温润的石头,我们挑出来,洗干净,各自攒了很大一盒,我现在有时候会傻想,那里头估计会有白玉籽料,可惜那时候籽料不值钱,孩子也不懂事,一盒子圆润可人的白石头全玩扔了。

隔壁就是糖果厂,石子山高过糖果厂的围墙,围墙那边又堆得满满的都是木头箱子。我们轻而易举地翻围墙到达了糖果厂里,一个一个车间溜达下来,只见糖果厂里的汽水一箱一箱就堆在院子里,我们自然不肯放过,两个人偷了好多,不敢拿回宿舍。到运河边刨个坑,用石子围成小池塘,把汽水都浸泡在里面,想吃就拿一瓶。

不过我们在一起玩得最多的就是过家家,我们把废弃的汽车当成家,在里面炒菜做饭,喂养宝宝。也许是缺乏家庭氛围的缘故,芳华很醉心这样的游戏。只是这个家里没有爸爸,只有两个妈妈。

母亲因为平时不常在我身边的缘故,她有意在这有限的团聚里给我尽可能多的母爱。她是出纳会计,每天下午都要到镇上去跑一次银行,每次去银行,她必得带上我一起去,有时候我跑出去玩了,她就在大太阳下满单位找我,还到处托人带信找我,从来不会扔下我独自一人去镇上。

银行在镇上,我和妈妈坐在东风牌大卡车的驾驶座里,一路威风地去银行。那时候公路上汽车不多,小孩子能坐一回汽车是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情。其实妈带我一起去镇上无非是要给我买点吃点东西。第一站是一个糟鼻子老太婆的绿豆汤摊头,我一定要吃了一碗绿豆汤才肯走路。等我吃完了,我妈才能去银行。 

银行出来,妈会带我去街上逛逛,有时候给我买条裙子,有时候买个玩具,哪怕什么都不买,也会给我买个大香瓜,从上面开个盖,让我一路用勺子挖着吃回家。一回到单位,我又立即去找芳华了,我刚得了新鲜玩意儿,正心急火燎地要找她炫耀呢。

渐渐地,我发现芳华爸不那么欢迎我去找她玩了。他不明说,只是每天上班前把芳华锁在屋里,不让她出来玩。芳华家住的是那种老式的平房宿舍,所谓的锁就是一个搭扣,芳华爸也没有锁上,只是搭上了而已。我和芳华就如探监一样,我在门外叫着“芳华!芳华!”芳华在门内应着我,她扒着门框往外一推,门框里露出好大一条缝,她说,你帮我把门打开,让我出去和你一起玩。我说,我不敢,你爸回来要打你的。芳华说,不怕的,爸爸从来不打我。看我不敢,她就在门里头用把菜刀从门框里伸出来,对准锁袢一顶,搭在一起的锁扣就分开了,我们俩人在一起玩了一会儿,估摸着芳华爸要下班了,芳华就依旧回到屋里,然后由我在外面帮她把锁搭上。

后来我妈听人说,每次我妈给我买了衣服玩具,芳华爸第二天必定带着芳华上街,照样来一份。时间一长,芳华爸不堪其扰,最终决定不让女儿出来跟我玩。单位里的人都听说了这回事,大家都说,这个爸疼孩子疼得过分了,不过大家都觉得有些心酸。芳华爸这么多年来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他好强又要面子,一心要给女儿提供最好的生活,容不得她受一丝委屈。妈对我说,以后你无论得了啥好东西都不许在芳华面前现眼,我慎重地点了头。

过了几天,芳华爸对她的禁令也解除了,于是我们又开始欢欢喜喜地在一起玩了。

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90年代初期,公路上有了中巴车,我妈开始早出晚归搭乘中巴车上下班,从此我就再没有到她单位去度过假。不过我和芳华还是联系不断。逢年过节,我们会互赠明信片,那种如一本书一样,打开来会唱歌的贺年卡,有啥稀奇的小玩意,也会互相惠赠。由我妈交给她爸,或者是她爸交给我妈。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了十来年,这十来年里我们虽然熟悉彼此的成长,但竟是从未再见。

我结婚的请柬,自然也是由我妈转送的。结婚那天,我从苏州化妆回来已是午饭时分,亲戚们都在吃饭。突然,有个人从圆桌上站起来叫我,我一看,是多年未见的芳华。一刹那间,彼此都有些陌生。我化了妆,盘了发,连我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而芳华,经过多年未见,人长高了,脸型也变了,我也一下子有些认不出来了。

再下一次见面,是芳华的婚礼。虽然我们不见面,但有关她的消息却由我妈源源不断地传输给我。据说她的爸妈现在关系缓和了不少,她的妈妈现在到单位食堂里当临时工,家里在镇上买了房子。因为是唯一的女儿,家里人按照老规矩,要给她招个上门女婿。

芳华家境平平,才貌又不出众,择婿的过程比较曲折。千挑万选,上门女婿最终觅得了,是某医院的医生,外地人,据说人长得矮了点。

芳华结婚那天,我看到了她的女婿,我目测不超过1米5,比芳华低了一个头。穿着婚纱化着妆的芳华没有从丑小鸭变成天鹅,而身边的新郎,更是和玉树临风搭不上一丝边。都说婚礼上,是一个人最光华四射的时刻,可是我的眼光四处追寻着芳华,我始终不能认同,这是一对璧人。我甚至在心里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人成为芳华的夫婿。

我很想问一声芳华:你真的愿意吗?不过我看着芳华浅笑吟吟,看着芳华爸妈一脸的笑容和欣慰,我想,就像当初芳华的爷爷奶奶安排她父母的婚姻一样,他们如今这样安排芳华的婚姻,也是真心为了她好的。

一晃,我和芳华又是十来年未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