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一粒抛入海里的糖  

2012-08-21 16:54:2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借我野夫的《乡关何处》,恕我孤陋寡闻,竟然第一次看到这位土家族作者的文字,这位传奇的作者曾经当过警察,又沦为阶下囚,后来自己做书商写文章,他的散文《江上的母亲》获2010年台北国际书展非虚构类大奖,是该奖项第一个大陆得主。

    我想这项殊荣对于一个半路出家的作家来说,应该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于是他把这个荣誉贴到了书眉的腰封上。在这本散文集中,《江上的母亲》自然被列为开篇之作。在炙热的盛夏午后,我在同事们的酣然沉梦中打开了这本书,沉浸到了作者的感情之中,顿时,我发现自己毫无预兆地被作者犀利的文字猝然击中,作者文字背后透出来的那种心痛和心伤,竟然让我莫名其妙地感同身受。

    《江上的母亲》是作者写给失踪十年的母亲的一篇祭文。失踪母亲的结局应该是在长江的某一个弯道,某一处浅滩,死生契阔,母亲竟然连一个生养死葬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子女,这,让为人子女怎不肝肠寸断,锥心刺骨!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痛让一个68岁的老人,在一生经历了无数坎坷之后,在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最终选择了自行了断。我想这和野夫的经历肯定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于是我在网上搜索野夫的生平,我很好奇他为何入狱,为何会从一名警察沦为囚犯,如此巨大的反差实在非常人之经历,其实我的心中隐隐有着答案,果然,网上的答案是:因为4+2和2+2事件。很隐晦的措辞,但是看到的人却一下子就明白了。于是,再看野夫的文字的时候,就很能够理解那些文字背后的凝重和隐晦了。

  《坟灯》是野夫写给外婆的一篇文章。在每个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慈爱的外婆,我承认,我也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因此,野夫的这篇文章一下子戳中了我的泪点,让我心痛得不能自已。

    野夫的文字以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方式展现在我的面前,有人说他很华丽,也有人说他很尖锐,这样的感觉或许有,但我更多的是看到文字背后的沉重和血泪,那似乎是混合着血泪一个个蹦出来的文字,读来让人感觉无比的沉重和压抑。按理说,这样的文字我是不喜欢的,我喜欢明朗轻快的文字,读来让人感觉心清眼明,齿颊流芳的那种,但野夫的文章,却给我带来一种别样的感动,我不能明白这是什么缘故和道理,甚至,我都说不出他文字中的“好”来。

   或许世上最大的“好”,都是不能言说的吧!

   短短一个中午,才看了两篇文章,可是期间竟然几次三番泪湿哽咽,因为在办公室,我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于是我隐忍得十分辛苦。当上班时间到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合上书本的刹那,竟然有种长吁一气的解脱。

   因为我第一次看到野夫的文字,对于这个全然陌生的作者,我无法对他的文字和性格作出公正的评价,但是,我却非常欣赏野夫在书中所写的一段话:好人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来承担磨难的,他们像一粒糖抛进大海,永远无法改变那沉重的苦涩,也许只有经过的鱼才会知道那一丝稀有的甜蜜。

   我愿意相信,作者是这样的一粒糖。而我,也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一粒糖。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