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旧时风物  

2012-05-01 15:23:5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姐告诉我说,博物馆有“时代印记”展览,值得一看。师姐是博物馆的馆长,每次馆内有好东西展览,必通知我去参观,她知道我好这个。于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我们一家三口就去看展览了。路上女儿问我:时代印记是什么?我说,就是一些以前的东西,别说你没见过,也许爸爸妈妈也很陌生了。

许是因为放假的缘故,博物馆里的人明显比平常多,一楼相对的两间展馆分别被布置成两间展厅,摆满了展品。这次的展品很奇怪,都不是什么奇珍异宝,都是些寻常物件。就像这个展览的主题,是职工们把自己珍藏的一些常用物品捐献出来展览。许多我们小时候见惯了的家常物件,比如汤婆子、油灯盏,再稀罕一点的,也不过是铜脚炉,锡酒壶。正因为都不是稀罕物件,所以看来特别亲切。

我指着铜脚炉告诉女儿,我们小的时候,冬天里用这个东西焐脚,还顺便在脚炉里爆毛豆吃。那时候的日子虽然比现在苦,但奇怪的是总觉得快乐要比现在多。老公指着个锡酒壶说,这个是个暖酒的东西,可只是个外壳,分明还少了个内胆!我一看可不是,他们家家传就有这样一个物件,我公公至今冬天还用这个古董温黄酒喝,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

在看到那一架蝴蝶牌缝纫机的时候,我站着看了许久。我们家里至今还有一架这样缝纫机,这是母亲最喜欢的玩具,她总是喜欢做个围裙,缝个靠垫之类的。这架缝纫机跟着我们搬了好几回家,许多的东西都随着一次次的搬家渐渐淘汰了,比如父母结婚时候的那些笨重的家具,可唯独这架缝纫机,母亲却每次都要带着一起搬走。我们都从来不劝母亲把这架缝纫机给扔了或者卖了,因为我们知道这架缝纫机对于母亲来说,是这个家里最珍贵的一件东西。

从我有记忆起,母亲就在缝纫机上绣花,她是知青,从乡下返城回来,就在街道的绣花厂里做工。我那是不过四五岁,据说有时候我哭闹不休,母亲就把我抱在膝上,仍旧手脚不停地用缝纫机绣着花,一刻也不肯停手,因为她们是多劳多得的。据说我不哭闹的时候特别能干,我会帮母亲配色,她说要什么颜色的线我就立马从放满线轴的箩筐里找出来给她,从来不会弄错。

现在想来,缝纫机滴滴答答像鸡啄米一样飞快地在绷子上绣出一朵花来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怪不得我长大以后,也对绣花如此着迷。母亲就用这架缝纫机,一针一线踩出了我们一家人的开销。后来母亲不做绣花女工了,可她星期天还是会在缝纫机上给我做衣服,给别人绣床单枕套。母亲埋头在缝纫机上劳作的背影,是我小时候见到的最常见的风景,现在想来,还是温馨如昨日。

在看到那一张张的布票线票的时候,女儿自然不能理解,为什么买衣服还要凭票,没票就买不到新衣服。我和老公对这个还有印象,但是我们却对展柜内那一整版的布票诧异不已,那时候谁会有这么一整版的布票留着不用呢?那是多么奢侈的收藏啊!

一路看来,件件物品都勾起我们难忘的回忆,一路唏嘘不已。明明是带女儿去受教育的,可到了却是夫妻两人受了一路感慨。那些年代久远的物品,每一件上面都有一件难忘的记忆,一段不可言说的故事。突然想到,世间最长久的,不是人,不是情,只是物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