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蔷薇花开的博客

 
 
 

日志

 
 

工厂纪事之服装厂  

2011-12-08 11:16: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去参观蚕丝被工厂,在那个大车间里看那些拉丝棉被的女工4人一组,手脚不停地拉着丝绵被,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工人时代,也是在这般空旷的大车间里,几十个女工一字排开,手脚不停地赶工。

   我一直记得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服装厂的缝纫女工,在等着分配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母亲把我塞到她的一个姐妹厂里去当女工。母亲的理由是:女孩子学点缝纫手艺总归是用得着的。于是十六岁的我穿着粉红乔其纱的连衣裙,扎着两个小辫子去上班了。手里还晃悠着两个饭盒,上面是母亲给我准备的鸡蛋肉饼子,下面是淘洗过后的米,这是我的午饭。

   厂里的女工都比我大不了多少,十八九岁,二十出头,难得有个把三十多的,在我们看来就是老女人了。也有四五十岁的老阿姨,但她们都只是做些熨烫、锁边的后道辅助工作,和我们交往不多。我们每天早晨7点钟上班,一直要干到傍晚7点才下班,我们叫做“七出七进”。长长的一天,真是坐得屁股都发痛了。因为是多劳多得,做一件衣服拿一份工资,所以女工们都很巴结,中午打杂的大叔挑着两个大箩筐把我们的饭盒送到了车间,各自拿了凑在一起吃完了,稍事休息就又埋头猛踩缝纫机了。

   虽然工作忙碌,但大家却都是忙中作乐,反正手脚不停,嘴巴却闲着,尽可以吹牛闲聊。记得有一个女工叫惠珍的,曾经考上过某越剧团,正经唱了几年的戏,后来据说是吃不了跑码头的苦,就又回到家乡当缝纫女工了。工作之余,大家常常起哄叫惠珍来一段。惠珍并不扭捏,来一段就来一段,一边踩缝纫机,一边张口就“绕绿堤,拂柳丝,穿过花径……”,要不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轴……”那真是声情并茂,字正腔圆。惠珍长得非常漂亮,那种美,很正,很大气,搁在一群缝纫女工中,那真是鹤立鸡群。惠珍大眼睛,高鼻梁,俨然有几分徐玉兰味道。

   前几年我在市区巧遇惠珍,她开了一家制衣店,据说生意还不错。十多年未见,惠珍还是一如既往地漂亮,只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盛了些许忧郁。她告诉我说自己遇人不淑,在上海打工的时候嫁了个上海人,后来离婚了,就独自一人带着个女儿回到家乡生活。我想惠珍还是和以前一样,心气太高,她要是不去嫁啥上海人,就在家乡找个人嫁了,日子会非常幸福的。怎么说呢,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吧。

   我们的缝纫机都是面对面一字排开的,在嘈杂的机器声中讲话虽然费劲,但如果要想说点啥悄悄话,却也是比较容易掩护的。我对面的小萍就常和我说悄悄话,小萍当年也不过20出头,人长得十分高挑,瘦高个儿,鹅蛋脸,披肩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萍真是个大美人,但就是不能说话不能笑,一张口,这个美人立马就打了折!美中不足,小萍竟然镶了一个银牙套!且还就在门牙旁边,一张口就看得到她嘴里银光闪闪,别提有多别扭了!我刚一见面就不客气地对小萍说:你这个银牙套丑死了!马上去换掉它!小萍就怔怔地捂着嘴巴说:要么真的去换掉它?这一段问答我们两个人重复了上百遍,但到了,小萍也没去把那个银牙套换掉。

  小萍已经结婚了,是个美丽的少妇,可是一直没有孩子,在农村,一个女人没有孩子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小萍为此十分苦恼,总是在不断地看医生吃药。她甚至连电线杆上贴着的“包治百病”的小广告都无一遗漏地去看过,但却一直没有效果。小萍常常和我说这些治病的经过,没孩子的烦恼。其实她这些话和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说,真的就是对牛弹琴。我现在想来,小萍实在是精神压力太大了,她只是需要找个人说说,仅此而已。

     今年春天,小萍辗转打通了我的电话,说他们一家现在在盛泽生活,她家开了几个门市部,有房有车,日子过的非常好,让我有空去看看她,还说那么多年了,她一直想起我,想起当年我们那么要好。握着电话,我满脑子想起的都是小萍当年瞪着一双大眼睛充满忧郁地看着我的样子,转眼,她那个姗姗来迟的女儿也已经上大学了。

    其间还发生过一段故事,可以用花絮来形容。我们服装厂对面开了一家录像厅,那时候的录像厅是很时髦的地方。那种港台片、琼瑶剧,打打杀杀卿卿我我,很是吸引年轻人,下午和晚上各放一场,4毛钱一张票,场场爆满。我们在窗口就能看到对面的水牌上写着今天的剧目,要是放琼瑶剧,年少贪玩的我就会乘着上厕所的间隙偷空过去瞄几眼。

    不知怎么的,那个放录像的小伙子竟然看上我了。我至今还记得他的样子,长一脸的青春痘,一张脸就像是一张橘子皮,不过除去这一点,这个小伙子还是魁梧周正的,人也长得高大。据说因为家里穷,26岁了还没找到对象。他看上我,我一点也不知道,但我们厂里的人全看出来了,因为他在不放录像的上午常常来我们厂里坐着,放琼瑶片的日子也突然多了起来。

   秋收农忙的时候,他的录像厅歇了几天,因为他回去干活了。第一天来上班,他就跑到我们车间坐着。我和他闲聊,问他:家里几亩地啊?他说了个数字,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然后我又问他,一亩地有多大啊!他比划着说,比这个车间小点。后来他走了,车间里的女工都对我说:这个人太坏了,全是瞎话。我们乡下有句俗话:一分地三间房。意思就是一分地就可以造三间房,一亩地有十分,你想想看有多大!他是在骗你,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后来我就再也不去看录像了,那个人也不好意思再来了,但是那个一亩地一间房的笑话也就此传开了。小萍还借此教育我说:男人最坏了,没一句真话的,他们对你好,其实都是有目的的。搞得我从此和男人交往都想起小萍的话,一粒糖、一根冰棍都不肯白吃人家的,就怕一不小心又上了男人的当! 

     一年之后,我离开了那家服装厂,到爸爸的工厂上班,那又是一段难忘的日子,期间种种故事,留待以后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